经典建筑:粗野主义代表作圣玛丽大教堂

2017-09-20 05:50:57

AD 经典:粗野主义代表作圣玛丽大教堂 / Gottfried Böhm, © Laurian Ghinitoiu

© Laurian Ghinitoiu

圣玛丽大教堂(又名朝圣教堂)耸立在树林环绕中,锯齿状交错的混凝土体块引人注目。大教堂位于德国西部一处极受欢迎的朝圣地,几个世纪以来,无数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和朝圣者曾造访这里不断重修的修道院。与此前中世纪或巴洛克风格的建筑不同,奔放的现代主义大教堂反映了其创作者设计理念的重大转变:为战后德国民众和扩大的天主教会考虑的新思维方式。

© Yuri Palmin

© Yuri Palmin

18世纪后期,当地教堂开始供奉一幅名为 Imacculata 的描绘“圣母无染原罪”的铜版画。大量朝圣者自那时起便前往 Neviges。原有的巴洛克式修道院难以满足需求,因此在20世纪初,修道院旁建造了一栋附属建筑。然而专门建造的附属建筑仍不足用,二战后 Neviges教堂突增的朝圣人数显著超出其承载能力。1960年,官方决定新建一座朝圣教堂,以妥善应对访客的涌入。[1,2]

© Yuri Palmin

© Yuri Palmin

为了这一目标,1963至1964年,科隆大主教组织了一次建筑竞赛。竞赛要求建立一座能容纳900礼拜者坐席和3000站立席的教堂,另有两个小礼拜堂、忏悔室、圣器收藏室、钟楼和其他辅助空间。评委团和科隆大主教Josef Frings 选定的优胜者,是当时几乎失明的德国建筑师 Gottfried 。

© Laurian Ghinitoiu

© Laurian Ghinitoiu

Frings 在1942年担任大主教的职位后,监督了科隆附近地区大量教堂的建造工作。这是二战后从废墟中重建德国的举措之一;数百座已经屹立了几个世纪的教堂,在战争末期的轰炸中灰飞烟灭。它们的替代品普遍采用现代主义风格,反映出战后的紧缩政策和礼拜仪式的变化。Frings 个人主张重视公众参与的弥撒,因此圣餐台不应设立在唱诗班后方,而应是教堂会众身边一张独立的桌子。这个理念促使许多在Frings 监督下新建的教堂更加注重包容和开放,在  的设计中也得到鲜明的表达。[5]

© Yuri Palmin

© Yuri Palmin

© Laurian Ghinitoiu

© Laurian Ghinitoiu

大教堂虽然位于一个相对偏僻的小型社区,但规模很是庞大。Böhm 是德国著名的表现主义者,他认为无论何时的宗教建筑都应当能够唤起观者的情感回应。通过铁路、公路或步行前来的人们都可以从很远处看到山峰形态的混凝土结构。通往教堂的小路一边是一面墙,另一边是办公室和女修道院,在朝圣者前往教堂的最后一段旅途时营造出游行的正式感。

© Laurian Ghinitoiu

© Laurian Ghinitoiu

如果不注意大教堂最高点的金属十字架,这壮观的混凝土结构看起来根本不像一座教堂。根据 Böhm的说法,锯齿状的无定型形体由一系列压制混凝土立方块和四棱锥构成,旨在象征当地多山的地形。(然而人们有时会认为,相比莱茵河流域青翠的圆形小山丘,大教堂的形体更像是一座混凝土筑的冰山。)

© Laurian Ghinitoiu

© Laurian Ghinitoiu

游客一进入教堂,建筑高耸的形体便被相对低矮的门厅短暂遮蔽,造就在进入如巨大洞穴的主礼拜堂之前瞬间的视觉悬念。室内像室外一样,不规则几何形的混凝土块构成主教座堂的尺度,倾斜的屋顶平面互成角度,连接处点缀了天窗,将自然光线引入室内。圣餐台居于核心地位,虽然并不在经过主入口的中轴线上,但正符合大主教Fring 的期待。右侧设有三层陈列室,即使教堂内人流拥挤,朝圣者也能参观或接近圣餐台。左侧光线较为昏暗,设有两个小礼拜堂,其一是供奉铜版画的圣母礼拜堂。[8,9]

© Laurian Ghinitoiu

© Laurian Ghinitoiu

鲜亮的彩色玻璃花窗点缀在原本毫无特色的灰白混凝土上,以符合 Böhm独特的设计风格。Böhm 亲自设计了以红蓝绿三色为主的花窗,抽象地表述了许多经典的圣母主题,例如一朵巨大的红玫瑰。Böhm 还为圣母礼拜堂精心创造了以耶稣鱼(Ichthys,象征基督的鱼)为核心的构图。教堂内遍布其他艺术家的雕塑作品,如Elmar Hillebrand 设计的大理石柱和圣餐台;Böhm 的儿子Markus 也负责了教堂下层的绘画。